公元前二世纪是东西方帝国骑兵最不平衡的时期。如果西汉和匈奴的骑兵与西方的骑兵相遇,他们可能真的会喊出叶问的名言:“我要打十个”!

西汉时期的西方帝国以塞琉古、托勒密、马其顿这些希腊化城邦和罗马帝国为代表,他们的骑兵实力远不如西汉和匈奴的骑兵。

希腊化的城邦比罗马更重视骑兵,骑兵是他们统治广大领土的关键,伙伴骑兵是他们的武装力量。但在公元前二世纪的继业者战争中,马其顿的人力大减。马其顿当地伙伴骑兵的力量遭到了非常严重的打击,希腊化王国的骑兵已经变得非常弱小。在公元前222年的塞拉西亚会战中,安提柯王朝只能派出一个由300名伙伴骑兵组成的中队作战,三年后,他们只能派出400多人。而经过一个世纪的休养生息,西汉王朝可以派出10万骑兵赶赴匈奴时,安提柯王朝也只是勉强派出了3000人左右的伙伴骑兵。

塞琉西帝国的骑兵力量也并不强大,只有1000名希腊裔的伙伴骑兵,被历任君主视为最宝贵的财富。塞琉西帝国还不是特别情愿地用1000名来自米底的伊朗贵族组成一支“近卫”骑兵。这支骑兵部队在战术和编制待遇上都朝伙伴骑兵看齐、而马其顿、希腊裔和贵族组成的类似重骑兵部队的编制各有不同。在安条克三世和四世统治期间,伙伴骑兵这种重骑兵部队终于达到8000人的高峰,这个人数终于能赶得上汉军一路的远征骑兵。尽管统治区内各个贵族土豪都在表示自己的忠心,但塞琉西帝国从未忘记这些人是如何抛弃阿契美尼德王朝的,所以帝国总是把招募希腊裔战士当做首选。

托勒密不仅缺乏希腊裔的战士,还缺少马匹,伙伴骑兵数量也非常少。拉斐亚会战中,托勒密王朝的皇家骑兵达700人,除此之外还有9支不清楚人数的骑兵部队。托勒密王朝对本土的民众不信任,所以大部分并不会招募土著人当骑兵。当它教会埃及土著重骑兵战术后,相反会加剧国内的分裂。在中亚和印度次大陆,希腊统治者也保留了他们的伙伴骑兵部队。米南德曾在佛经中留下了自己的名字,而他也拥有一支500人的伙伴骑兵部队,巴克特里亚的统治者攸克拉底德斯有一支300人的伙伴骑兵卫队。

西汉时期,一个罗马军团中只有200至300名骑兵。罗马军团的主要战术是让士兵兼职步兵和工程兵,这种战术在对付固定资产多的敌人时非常有效。罗马的骑兵是从辅助军团中抽出900名骑兵充当的,他们的作用就是捡漏和侦查。罗马人非常依赖盟友提供骑兵,因此他们不得不与对手汉尼拔争夺努比亚人的效忠。

西汉时,希腊化王国的伙伴骑兵战斗力非常强大,但无奈人数太少,同时还承担着外部作战和压制内部的双重任务。是一支可怜的一次性部队。罗马军队也在攻击地中海流域的许多城市,它的军队是为了砸敌人的场子和收?;し讯⒌?,对骑兵不是特别重视。在西汉时期,不仅有10万精锐骑兵,而且有大量的战马储备?!逗菏榧鸵?middot;马政》中提到单单战马的损失就超过数十万。

因此,如果当时有传送门的话,西汉骑兵打败西方骑兵简直是小菜一碟。